辰筮

专业拖稿多年不停歇,挖坑不爱填。
产粮主Marilyn Manson相关。
欢迎勾搭以及点文。

陶德×爱德华#无题#p3

part3

“喂,小子,把头抬起来。”
治安官板着脸,紧盯着座位里披着破烂斗篷的男子。有人控告这家伙挟带着危险的刀具对店员进行威胁。
“噢,这可麻烦了。”本来是这么想的,可事到如今,治安官却怀疑自己找错了人。
毕竟作为一名“暴徒”,这空荡斗篷里的身体也未免太过瘦弱了点。
“快点,别扭扭捏捏的。”
久久没有动静,治安官开始变得急躁起来。
斗篷里的人动了动胳膊,似乎是小心翼翼地挑起了斗篷一角。
耳边响起布料撕裂的声音。
本就残破不堪的黑布又添了新伤,一道整齐的切口,其内探出的利刃闪耀着瘆人的寒光。
袭警事件。魁梧的治安官终于有点慌了——此时刀刃近在眼前,他却没时间掏出什么武器来。
而斗篷男看起来比他更加慌乱。
Edward不明白治安官的意思。他也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儿,尤其是会让自己呆在冰凉监狱里的那种。
Edward讨厌监狱。
面对陌生警官的威逼,他手忙脚乱地挥动着双臂,黑色斗篷终是成了几片破布,轻飘飘的落在地面,而凭他单薄的躯体根本没法遮掩一对又长又尖利的剪刀手。
他已经无处可藏了,就像那晚一样。
Edward垂下眼睛盯着自己的手腕。
他想起了那个安吉拉一般的金发女孩,还有她眼中不搀杂质的爱。
是这双手,保护了她,为她雕刻冰像,将她拥入怀中。女孩的笑容总能让他感到安心,他知道,女孩没将他看作一个新奇好玩抑或是恐怖骇人的怪物。
他因为她认识了爱,而那爱却走了。
他对她一见钟情,而她却再也不会留在他的身边。
阴沉的古堡里只有他一个人,他的心里只有她一个人。城堡像一座孤独的牢笼,紧锁着他空虚可怜的人造心脏。
只是,即使人造的心,也渴望温暖;已被拥抱过的心脏,无法再独沉深渊。
于是他决定放手。
放开对女孩的思念,放开科学家留下的回忆,放开一切没结果没未来的爱。
然而容身之所似乎并不好找。
他又被赶出来了,头上还挂着半个番茄,新鲜的汁水迷了眼睛,抬手下意识想去擦拭,却一如既往的划伤了脸。
这没什么。Edward悄悄安慰着自己。这称不上是什么麻烦,他们没拿着武器追过来,他们愿意叫我活命。
他们只是有点害怕罢了。
夜色渐深,他转过头,看了故土最后一眼。
Edward坐上了通往异国他乡的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港口。
“欢迎来到英国伦敦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28)

  1. 龙:门:神:话辰筮 转载了此文字